阅读历史
换源:

1:雪野孤影

作品:一枪爆头|作者:十二龙骑|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0-07 14:53:13
  鹅毛漫天,朔风如刀。苍莽原野,孤影独行。

  孤影是程立。

  用一件厚厚的斗篷,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全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程立不紧不慢,一步一个脚印,在雪地之上跋涉。

  速度不快。并非不能,而是不肯。

  就如同雪地孤狼。当前无猎物,后无追兵之际,孤狼同样也不肯走快的。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留有余力。这正是野兽的生存之道。

  “叮铃铃~叮铃铃~”

  阵阵铃声被北风裹挟,从身后传来。同时伴随而至的,还有隐隐的马嘶声。程立马上知道,那是马车行驶的声音。但他的脚步,却绝未因此而停顿,甚至没有回头多看半眼。

  因为程立知道,那马车上的乘客,对于自己来说,只是个陌生人。

  不!应该说,此刻置身所在的这整个世界,都陌生得可怕。对于所有陌生的东西,程立永远如同孤狼一样,只会保持着最高限度的警惕。

  车铃与马嘶声,都越来越近了。终于,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闯进程立的视野之中。紧接着,则是宽大华丽的马车车厢。

  “这样一辆马车,里面肯定很温暖吧?如果能在里面休息的话,就实在太好了。”

  心念转动,程立的眼眸,也随之闪烁了一下。他知道,只要自己愿意,那么这辆马车立刻就能属于自己。但心中最后一条谨守的底线,却让他终于没有出手。

  彼此素不相识,纵然意外邂逅,原本也无话可说。短暂交汇之后,本应立即分离,兼且永不再见。

  但事实恰恰相反。马车非但没有迅速甩开程立,反而放慢下来,让车厢与这位雪地中的孤独旅人,始终保持着平行。

  一只手打开车窗,又揭开了貂皮窗帘,显露出一名眉目如画的美丽少妇。她和蔼一笑,柔声招呼道:“小兄弟,上车吧。”

  程立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停下脚步。仿佛听不懂这女子的说话一样。

  事实上,程立当然听得懂。他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因为经验告诉他。女人,往往就是一切麻烦的根源。

  那女子见程立毫无反应,不禁愕然一怔。还以为是风雪太大,以致于掩盖了自己的说话。于是提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再一遍。

  程立始终毫无反应。反倒是驾车的车夫,率先忍不住了。车夫回过头来,大声叫道:“夫人,这人怕是个傻子。还是别搭理他吧。咱们自己赶路要紧。”

  那女子犹豫一下,终于叹口气,重新放下车帘,盖住了自己的脸庞。车夫则扬起鞭子,就要加速远离。

  “咻律律~”

  一下响亮唿哨,忽尔吹起。紧接着,蹄声密集,如雷动地。十几匹高头大马成群结队,如旋风般着地席卷而来。马上乘客清一色薄毡大氅,玄色布衣。人人腰间都挂着马刀,显得轻捷而彪悍。显而易见,正是一伙马匪!

  骤见有马匪赶到,车夫当即慌了神,连声吆喝着催促马匹,想要突围逃出。可是他的马鞭刚刚扬起,突然就是“咻~”破风急响!只见一支狼牙劲箭裂空而来,不偏不倚,恰好命中车夫胸膛!

  车夫惨叫一声,翻身跌落雪地。鲜血瞬间把皑皑白雪染成大片殷红。失去驾驭者的马车自然停下。大群马匪则急声怪叫着策马散开,顷刻间便组成一张大网。赫然把马车连同程立,都团团包围起来。

  为首一名满面大胡子的马匪,狞笑着打马上前,喝道:“夏夫人,请出来吧。”

  车窗帘子再度揭开。那女子向窗外望了一眼。淡淡道:“原来是饿虎岗秦大当家。贵山寨和我们夏家,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不知道秦大当家现在这样子,算是什么意思?”

  那大胡子马匪喝道:“明人不说暗话。把你们夏家得到的那件宝贝交出来,就给妳个痛快的。否则……嘿嘿,可别怪咱们兄弟得罪了。”

  那女子面色一白,用力咬了咬下唇,凝声道:“什么宝贝?我们夏家根本没什么宝贝。”

  “哼,不见棺材不流泪。兄弟们,动手!”

  那大胡子马匪冷笑两声,大手一挥,直接下令行动。其余十几名马匪立刻驱马上前,要把那女子从马车里拖出来,然后再仔细搜查宝物所在。

  其中一名面上生了颗大黑痣的马匪,恰好从程立身边经过。他完全不假思索,“锵~”雪亮马刀出鞘,赫然当头就是一刀!

  电光石火之际,程立不紧不慢,向后退了一步。匹练似的刀光随之在他面前掠过。却只堪堪切开了他斗篷的兜帽。至于程立本人,连头发丝也没被伤到半根。

  霎时间,四周陡然为之一静。所有马匪同时屏息静气,目瞪口呆地凝望着程立。

  因为斗篷兜帽被劈开之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俨然是一张俊美得难以想象的面庞。

  漆黑的头发扎成一束马尾,粗略甩在脑后。和那细腻白皙如琼琳美玉的肌肤,恰好形成最强烈的对比。凤眼细眉,瑶鼻朱唇,一切都显得如此完美而和谐。甚至令人自然而然,滋生出强烈的梦幻感。

  好半晌过去,这伙马匪方才如梦初醒。那名大胡子率先用沙哑的声音喃喃道:“原……原来是个雌儿?”

  有人开口反驳:“怎么可能?分明还是个男的。”

  又有人道:“虽然是男的,可真比女人还好看。娘的!老子忽然觉得,自己上半辈子都白活了。”

  大黑痣马匪舔了舔嘴唇,双眼放射出贪婪目光。嘶声叫道:“他奶奶的,管他是男是女,反正老子先享受了再说。”更不由分说,伸手就向程立抓过去,要把他扯上马背。

  程立暗地里用力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刺进掌心,刺得生痛。一刹那,他心中显得既愤怒,又无奈。

  “该死!又是因为这张脸!恶趣味的糟老头子,千万不要让我有机会回去。否则的话,我一定把你们千刀万剐,统统都剁碎了喂狗!”

  心念转动,程立的身体已经本能地绷紧。力量迅速聚集起来,随时准备出手。但就在这之前,马车上的女子,已经率先开口。

  “住手!秦大当家,绿林也有绿林的规矩。伤害无辜,算什么好汉?”

  大黑痣马匪动作一顿,无奈地回头去看大胡子。大胡子却满不在乎地,向雪地上用力啐了口唾沫。

  “什么绿林规矩?狗屁!这饿虎岗方圆三百里的地上,我秦五就是规矩!章老九,尽管动手。回到山寨里,大家都一起尝个鲜,哈哈~”

  “大当家英明!”大黑痣马匪兴奋莫名,再度弯腰,伸手去抓程立。那女子猛地一惊,下意识叫道:“姓秦的,你……”

  “呯~”

  一声从未听过的怪异鸣响陡然炸裂,把那女子的说话从中打断。

  声犹未落,就见那名大黑痣马匪翻身落马,仰天躺卧。在他眉心处,赫然多出了个巨大血洞。鲜血混和着*,从洞孔里源源不绝地流淌出来。显然已经不活了。

  在场所有人,眼睛都和已经死去的大黑痣马匪一样,睁大到极限。可是纵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却谁也没看得明白,大黑痣究竟是怎么死的?程立到底用什么手段杀了他?

  秦大当家猛然打个激灵,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厉声狂吼道:“艹他马的,竟敢杀老子的兄弟?兔崽子你嫌命长了!兄弟们,杀!”

  狂吼未歇,秦大当家率先策马挥刀,冲着程立狂冲砍杀!其余马匪也不甘落后,纷纷亮出刀子,四面八方地涌上动手。乱刀齐下,誓要把程立当场砍成肉酱!

  “……找死!”

  程立目光森冷,再无犹豫,断然动手。斗篷“呼啦啦~”应声翻开,赫然暴露出一支通体乌黑发亮,又长又粗又沉重,和程立那纤弱体型完全匹配不起来的……

  六联装加特林机关枪!

  “哒哒哒哒哒~~”

  死神的咆哮轰然爆发!灼热火舌应声吞吐,疯狂泼洒出暴风骤雨一般的死亡弹幕!打破护甲、撕裂肌肉、轰碎骨头。在雪地之上,揪起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腥风血雨!一切生命,在这件死神的武器面前,赫然都同样显得如此脆弱和渺小,如此地不堪一击。

  咒骂、求饶、惨叫、哀嚎、*……各种各样的声音,同时相互交织。但最终也被死神的咆哮,给狠狠镇压了下去。

  片刻之后,急速旋转的枪管,终于缓缓停止。震耳欲聋的轰鸣,徐徐消散于呼啸寒风之中。取而代之的,便只有一片死寂。

  夏夫人瞠目结舌,双眼死死盯着遍地残破尸首。脑海里近乎一片空白,根本无法理解,刚才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只有一点,是夏夫人还能够理解得了的。那就是……

  从今往后,世上再没有什么饿虎岗了。

  ————

  新书今天上传了。大概一天两章的份量吧,看情况再决定是否加更。请各位朋友多多关照,12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