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章 小东西长得还挺好吃

作品:银龙的黑科技|作者:木老七|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27 12:53:19
  作为为数不多传承了些许族群知识的狗头人萨满,此刻终于确认了李维的真实物种。

  巨龙!

  还是在幽暗地域极其罕见的金属龙,银龙!

  但这些如今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在它们的认知中,巨龙从来都是以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而闻名于世。

  比如某某红龙幼年期曾经遭受过某些自诩为‘屠龙者’的冒险小队的狩猎,在成年后公然将某城镇付之一炬。

  而金属龙更是麻烦,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说的就是它们!还特么经常是一群!

  以萨隆有限的智慧,只能当机立断的做出这样决定,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索性将未来被报复的可能掐灭在萌芽之中吧。

  虽然失去了部落最需要的金大腿,但一头幼龙的血液通过部落的先祖献祭仪式,足以让部落不少幼崽激发物种天赋,开启龙血术士之路!

  更遑论这头银龙哪怕要成为能够镇压一方给部落带来庇护,至少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逐步渡过雏龙、幼龙、少年龙时期,方能发育成有些法术能力的青年龙。

  而这几十年的时间,对方不但羸弱,庞大的食量更是可能沦为他们部落难以承受的负担。

  随着老狗头人的呐喊,空气中仿佛泛出一层难以察觉的魔力涟漪,原本惊慌失措的狗头人们瞬间出现了异样,个个双目充血,瞳孔明显放大,甚至就连躯体上的肌肉血管都喷张了起来,仿佛狂化了一般。

  一时竟是纷纷四肢着地,‘嗷呜’的一声就冲了上,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感都和先前不可同日而语。

  而在另一头,李维虽然听不懂那只老狗头人喊的是啥,但也看出了不妙。

  吼完一嗓子刚有些银龙高贵范儿的他二话不说,一口咬住那枚钉在右翼骨膜儿上的石枪拔出甩在一边,掉头就逃!

  告辞!

  至于直接和这群疑似狂犬病发作的狗头人钢正面?

  如果李维还能喷出第二口龙息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但他明显能够感觉到那口龙息几乎掏空了他年幼的身体,若不是生死存亡在即,他都想立马趴下大睡一觉。

  遵从内心选择的李维展现出了让一众狗头人都目瞪口呆的敏捷与速度,一边疯狂迈着自己的四只小短腿儿,一边还努力扑扇着那对令他极为膈应的翅膀。

  这个姿势...怎么说呢,大概就像是被农场主驱赶后努力奔逃却怎么也飞不起来的鸭子吧。

  李维这会儿才管不了自己姿势够不够优雅,有没有给这个世界高贵的银龙一族丢龙,他此刻脑子里只剩下了生物最本能的欲望:

  饿!

  剧烈的运动带来的便是剧烈的体能消耗,狗头人精心准备的一锅食物在李维的肚子里没能撑过片刻便被消化殆尽,甚至都没来得及生成粪便或脂肪,便被燃烧成动能挥霍一空!

  饿的头晕耳鸣的李维只能本能的不断奔跑着,同时本能的根据脑后的破空声不断变换着奔逃的轨迹。

  由于萨隆已经决定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是以那些成年狗头人也便不再留手,全力投掷的石笋长枪宛如集群发射的榴弹炮一般,在李维身周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

  破碎的石片就如同锋利的弹片般四处飞溅,不断在李维的身体上留下狰狞的伤痕。

  若不是李维体表的鳞片抵挡了绝大部分冲击,恐怕早已经被炸的千疮百孔了。

  双方就这么一追一逃足足奔行了十多里,来到了一处地势突然变得极为陡峭的河滩后,同样累的唾沫星子乱飞的狗头人突然在当先一头的挥爪阻止下纷纷刹车。

  那头当先的成年狗头人望着幽暗寂静的河滩,露出凝重且忌惮的神色,再用不甘的眼神瞧了一眼那头依旧慌不择路狼狈窜逃的银龙,打出一个懊恼的响鼻,却果断的指挥着同样极不情愿的狗头人幼崽们徐徐退出这片寂静到诡异的河滩。

  已经进入河滩范围依旧不自知的李维察觉到终于甩掉了那些该死的狗头人,却依旧不敢掉以轻心,继续埋头奔逃了不知道多久,才在体力即将透支时寻到一处天然溶洞。

  几番谨慎的确认洞里没有任何其他生物存留过的痕迹后,才如释重负的瘫倒在地。

  依旧有些不放心的李维强撑着沉重的眼皮扫了眼洞外过分安静的河滩,只能看见河流上方漂浮的稀薄灰雾和空无一物的河滩泽地。

  理论上在幽暗地域,珍贵的水源边应该栖息着不少物种才对...

  李维本能的察觉到了这片河滩的不同寻常,但他,此刻已经别无选择。

  已经严重透支体能的他,只觉得一股难以抵御的沉眠睡意阵阵袭来,仿佛只要一闭上眼,瞬间就会进入沉眠。

  “这样不行!”

  已经困得不行的李维感受到肚子里再次涌来仿佛能将自身消化的饥饿,本能的预感到不妙。

  虽然之前已经在狗头人营地吃掉了汤锅里几乎相当于他自身质量的菌块类食物和自己绝大部分蛋壳,但在刚在激烈的奔逃中已经消耗了绝大部分能量。

  “恐怕若就这样一觉躺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了...”李维仿佛生锈即将停摆的脑壳儿有些麻木的想道。

  他强撑着眼皮,试图在自己猝眠之前赶紧在找些能下口的食物入腹,但入眼所见,只有远方幽静的河滩和洞窟内斑驳的石壁和身下岩层上泛着点点荧光的苔藓...

  在河里捕鱼的想法第一个就被排除了,不谈体力已经透支且没用过这种形态游泳过的他会不会一入水就当场去世,哪怕是前世看赵老师的动物世界,这种河岸边都是顶级猎食者休憩和守株待兔的好地方,没搞清楚状况前冒然前去只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难道就只有...

  李维用木然的眼神瞅了一眼身前顽强生长在微湿石块儿上的苔藓,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也不知道前世奇幻小说中那些巨龙能够消化岩石、金属矿物等无机物的说法是不是真的...不管了...我也没得选了...”

  已经快饿疯了的李维把心一横,一舌头舔下去,长着无数细小倒钩的舌头就将岩石上的苔藓刮了个干净,甚至呈现出无数白痕。

  不是想象中海苔味儿,腥气有些浓,但勉强还能下嘴...

  感受着腹中正在泛滥的胃酸,李维也不管其他了,张开满嘴参差不齐乳牙的大口,对着地面的岩土一阵猛啃。

  一大口岩土入喉,李维两只竖瞳都瞪圆了。

  “呕...这特么...”

  哪怕有着龙类已经异变的味觉,入口依旧是难以形容的干涩口感,大概就是吃饭咬到沙子放大几百倍的感觉,大小不一的岩块儿不仅膈牙还刮嗓子。

  李维强忍着翻江倒海的呕吐本能,强行将混着苔藓的岩土块儿咽下去。

  “能行...”感受到腹中正被急速消化的‘食物’,李维心中稍定。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维的进食工作竟是出现些许惊喜。

  就见被他刨开的岩土层下,竟是藏着不少类似蚯蚓的软体生物和两栖的贝类和蟹类,被强制拆迁的它们往往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带着无数倒刺的舌头一卷,入了某银龙满是强酸的重瓣胃。

  李维的进食工作也不知进行了多久,整个上半身都塞进了岩坑,吃的半饱的他终于难以抵御阵阵困意,视界随着眼皮的缓慢闭合而逐渐狭窄模糊下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睡梦袭来时,他本能的抬起上半身想换个更舒服的睡姿,似乎就看到了一只泛着水光圆滚滚的生物从河水中冒出,一蹦一跳的朝着自己缓慢靠近而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小东西...长得...还挺别致...蓝莓布丁?我...好饿啊...”

  李维的思维到此彻底宕机,‘砰’的一声中,整个上半身再次栽进被他刨出的大坑,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开始了他异世界龙生中的第一次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