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翻锅而逃的银龙

作品:银龙的黑科技|作者:木老七|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9-27 12:41:05
  脑壳儿有点痒...

  “唔...屎球儿,别舔...再让我睡会儿...”

  李维感受着来自头上的一缕凉意,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但李维渐渐活络过来的思维很快便发现了异样…

  似乎…有点儿热…唔…有点在泡澡的感觉…

  还有…屎球儿的舌头似乎忒大了点儿…而且好臭...

  这绝不是我的屎球儿!

  李维猛地的睁开了眼。

  狗。

  映入眼帘的毫无疑问是张狗脸,但并不是自家那憨态可掬的屎球柯基,甚至皮肤上还长着一层暗褐色的鳞片,至此,李维旧日的三观已经崩一半了...而随着他的目光继续下移,看到那身充满哲学气息的腱子肉时就彻底僵住了...

  “狗头...人?”

  李维的脑海中下意识的冒出了相关的词组…

  WTF?!

  李维很快便发现了一个更令他不安的事实,这些...姑且称为狗头人的生物看向他的眼神儿很不对。

  就像是自己饿了一整天终于等到迟到大半宿的外卖烧烤的那种。

  它们想吃了自己!

  自己一觉醒来竟成火锅了!

  这个发现瞬间让李维原本还有些浑噩的思维彻底清醒了,本能挣扎起来。

  而这一动就让他翻倒进了更加滚烫的汤水中,更是一口灌进了不少带着些许菌类涩味儿的汤汁,将李维更多因为糟糕心情即将脱口而出的秽语给堵了回去。

  摇曳翻滚中,李维才通过不断泛着涟漪的水面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样子...

  那是一颗泛着银色光泽的蛋...

  确切的说是钻出了一颗圆滚滚蜥蜴脑袋的蛋...

  脑壳儿上还因不知是蛋液还是汤水粘着那块被他顶破的蛋壳儿,配上他此刻那副怀疑人生的懵逼表情,着实有些蠢萌的滑稽。

  极为短暂的瞬间却让他呆滞的思维仿佛徜徉了许久,但现实的情况却是逼迫着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穿越并且成了一只蜥蜴的既成事实,还么得时间像其他穿越前辈那样有闲情逸致在温暖的窝里忆苦思甜。

  许是察觉到了汤锅中的动静,周遭早已经快被这锅肉汤馋哭了的狗头人们纷纷‘嗷’的一声便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用他们手中类似钟乳石打磨成的短枪将试图翻锅而逃的银色蜥蜴给塞回汤锅里。

  虽然不知道原本好好的水煮蜥蜴蛋为什么就变成了蜥蜴汤,但肉汤总比蛋汤扛饿不是?

  身为老族长的萨隆一脸慈爱中带着怅然的望着因为这个小惊喜而变得有些兴奋的孩子们,心中想到却是幽暗地域最近因为暗影主母主宰的格尔索恩城与邻近的某座灵吸怪城市间不断升级的摩擦而日趋糟糕的生存状况。

  这颗被他们在某个天坑中发现的蜥蜴蛋已经是这几天来少有比较不错的收获了。

  “就让他们再继续放任一阵子吧,实在不行的话...”

  萨隆这般想着叹了口气,心说如果实在找不到有足够食物来源的容身之所,恐怕便只有再找一位强者依附过去了。

  而这也是绝大多数类似他们这种式微物种的求生之道了。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成为丧失一切主权的附庸。

  甚至会在对方食物短缺时临时客串下储备粮,但此外的任何结果,都好过种群灭亡本身。

  “若是能依附一头巨龙就好了...”

  只可惜他们部落生存半径内的几头五色龙大多已经有了强大的眷属,且多半已经卷入了这场由暗影主母掀起的纷争。

  这个时候送上门去,恐怕不是被送到前线做炮灰,就是被当场剁了用矿盐腌制成军用肉干儿。

  萨隆年幼时听自己父亲说过,他们祖上的某位,便曾经有幸成为一头红龙的附庸,更是在积累到足够的功勋后,被赐予了一滴龙血,从而打破了物种的天赋枷锁,成为了一名高贵的龙血狗头人!

  只不过这种标榜祖上的说法基本上十之八九的狗头人都说过类似的话,更是经常沦为其他生物口中的笑柄。

  但就在这位老狗头人思虑着整个族群的出路时,远处已经快被他遗忘的‘蜥蜴蛋汤’却是出现了令狗群惊慌的骚动...

  ......

  烫烫烫烫烫!

  李维感觉自己都快要熟了!

  不!若是换做其他物种遭受到此刻他的待遇,恐怕早已经熟透了!

  而他这副身体不知为何似乎对这种高热有着不小的忍耐力或者应该说是抗性?硬是被一群狗头人摁在早已沸滚的汤锅里煮了这么久都还活蹦乱跳...

  这个事实似乎也刷新了不少年轻狗头人的三观,令它们变得有些惊怒起来,不断对着李维呲牙发出‘呜呜呜’的威胁声。

  “这群该死的狗东西!”李维此刻也从一开始的惊慌绝望开始变得焦躁愤怒!

  唔...毕竟换谁被摁在滚烫还充满异味的澡盆子里不让出来也会出离的愤怒。

  但这种悲剧下却无能为力的愤怒...放在他生前的世界里,网络上喜欢称之为...

  无能狂怒。

  李维此刻就处于这种极为尴尬的境地。

  一边是极为不适应这副陌生的躯体,爪子虽然锋利,但短小的前肢让他经常对距离产生误判。

  所以每当他想挣扎的爬出汤锅时,总会被几只石枪戳在爪子和躯体上。

  因为鳞片的存在,这些攻击并没有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却也被戳的很疼。

  不少质地还比较软嫩的鳞片已经被戳的翻卷,汤水开始晕出血色。

  另一边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感到饥饿...一种深入骨髓的饥饿!

  李维从来没有这么饿过,仿佛再不吃口东西,快要造反的肠胃都能将它自行消化掉...

  而客观事实上,他的体重的确正在迅速削减。

  就在李维因为身体的虚弱再次一头栽进汤锅里呛了口水后...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真香!

  于是原本还停留在大自然残酷的种族猎杀剧,画风突变...

  汤锅里的银色蜥蜴每次硬抗狗头人们的几次攻击后,总会抓住间隙,对着汤锅里猛啃几口!

  根茎类的东西?嗯...土豆味儿!

  紫色的蘑菇?会不会有毒哦...总比饿死强!

  不知种类的肉干?反正不是我的!

  短短时间内,已经没得选择的李维就将汤锅内本来就不多的配菜扫荡的七七八八。

  眼见这一幕的狗头人们都急红了眼!

  这可是他们这几天来收获的所有食物了!眼下竟然全被原本被他们作为主食的怪物给吃光了!

  来自年幼狗头人们哀嚎终于引来了不少壮年狗头人以及族长萨隆的注意,拾起武器向着这边赶来。

  而已经快要饿疯了的李维哪里管的了许多,只犹豫了一个刹那,便将目标对准了脚下!

  我吃我自己...的蛋壳儿!

  谁说蛋壳补钙来着?

  咔嚓!

  李维嚼了几口,咕咚,不自觉咽了下去,两只原本椭圆竖状的湛蓝色瞳孔都瞪圆了!

  说不出来什么味道,却让李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连意识都清醒了不少,仿佛之前吃下的食物和眼下比都是渣渣!

  李维用最快的速度将剩下的蛋壳吞噬下去,就在它准备连脑壳上顶着的那片也不放过顺便思考下怎样逃离这种处境时,一种让它遍体生寒的危机感让他的鳞片都为之紧缩。

  他极力扇动陌生的翅膀,同时扭动躯体,却依旧晚了一拍。

  伴随着破空声,一只石笋打磨的长枪直接轰碎了陶罐,自李维的右翼贯穿,将他死死的钉在地上,还带着热气与血色的汤汁在干涸的土地上肆意蔓延。

  却是成年狗头人出手了!

  吼!

  剧烈到让龙发疯的痛让李维发出一声低沉的哮声,抬起头就看到十多只比先前那些菜狗大了明显不止一号儿的狗头怪物正从四面八方大步奔来,手持着各种陈旧破损却依旧锋利的武器。

  而在它们身后,还有只虽然身形消瘦矮小,却手持短杖的老年狗头人,正用一种思索的眼神审视着自己。

  李维本能中竟觉得这只更危险!

  玩犊子了!狗头人里还有法爷不成?

  事实却是李维想多了,根本轮不到那只疑似法爷的狗头人出手,一柄带着豁口却泛着银芒的斧刃便接踵而至!

  而被钉在地上的李维已经无法躲开这一击了。

  那只狗头人似乎已经预见到这只该死的蜥蜴杂种脑袋被劈成两瓣儿,接着被自己的同伴碎尸万段的场景。

  李维同样是这么认为的...

  但就在这种极度不甘和愤怒中,一股庞大的信息流终于挤破了某道无形的屏障,涌入他的脑海,让他本能中似乎必须得发泄的喊出点儿什么才能不至于被憋爆脑袋。

  “提比里乌斯.塞克斯图斯.基努.李维斯!!!”

  随着这段绕口的繁复词组伴随着李维的咆哮,一股莫沛能御的寒流自他的口中奔涌而出。

  在场的所有狗头人都能感觉到周遭的温度瞬间暴跌,而那些首当其冲的狗头人们更是仿佛直面一场凛冬风暴!

  尤其是那头持斧即将砍中李维的狗头人,迅捷有力的挥击在半途便不可抑制的迅速衰竭凝滞半空。

  狂风伴随着凭空生成的冰凌不断在他的躯体上撕裂出道道伤口,鲜血还来不及溢出便迅速被生成的寒霜冻结住!直到眼前的一切都被寒霜覆盖,陷入永恒的黑暗...

  一只充满了力量之美的冰雕,生成了。

  而在这座冰雕之后,一道扇形的嶙峋冰面蔓延至视界的尽头。

  在他身后的狗头人们虽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寒霜吐息瞬秒,却也被波及身上结满了寒霜,双脚更是被冻在冰面动弹不得。

  晶莹的冰屑自半空飘落。

  万年不见天日的幽暗地域,仿佛下雪了...

  所有的狗头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镇住了,而年幼的小狗头人们更是被吓的当场趴在酷寒的冰面上瑟瑟发抖,不住的发出呜咽的哀鸣声。

  不少成年狗头人也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当场就扔下了武器,如幼崽般匍匐在地,一如朝圣。

  这绝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强者!

  这也是幽暗地域,弱者的生存之道。

  遇弱则莽,遇强则怂。

  自尊?荣耀?在生死面前毫无意义!

  恐慌与绝望...在族群中不可抑制的蔓延...

  “龙之真名...”

  萨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几个字眼儿,用一种极度复杂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身为始作俑者的李维。

  本以为自己要挂了的李维也没想到自己生死危机之时居然还能爆个种...

  虽然刚刚的感觉更像是嗓子里有口老痰不吐不快...只是这口痰的威力似乎有些大,更没想到这群该死的狗头怪居然在这一击之下就全部认怂,纳头就拜。

  “这是...吐息?”

  “我这难道是穿越成了巨龙?”

  就在李维满以为自己度过了初来乍到的危机,更是能像小说中收获第一批小弟时,就听到那道苍老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响起:

  “孩子们,也许这很突兀,但的确到了关乎部落生死存亡的时刻,杀死它!立刻!快!为了部落!安西拉库萨!!!”

  PS:我又回来了...(捂脸),幼苗儿生存不易,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投资人呐!!!书友群:522612346